• <tr id='83SpmB0v'><strong id='83SpmB0v'></strong><small id='83SpmB0v'></small><button id='83SpmB0v'></button><li id='83SpmB0v'><noscript id='83SpmB0v'><big id='83SpmB0v'></big><dt id='83SpmB0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83SpmB0v'><option id='83SpmB0v'><table id='83SpmB0v'><blockquote id='83SpmB0v'><tbody id='83SpmB0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83SpmB0v'></u><kbd id='83SpmB0v'><kbd id='83SpmB0v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83SpmB0v'><strong id='83SpmB0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83SpmB0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83SpmB0v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83SpmB0v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83SpmB0v'><em id='83SpmB0v'></em><td id='83SpmB0v'><div id='83SpmB0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3SpmB0v'><big id='83SpmB0v'><big id='83SpmB0v'></big><legend id='83SpmB0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83SpmB0v'><div id='83SpmB0v'><ins id='83SpmB0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83SpmB0v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83SpmB0v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83SpmB0v'><q id='83SpmB0v'><noscript id='83SpmB0v'></noscript><dt id='83SpmB0v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83SpmB0v'><i id='83SpmB0v'></i>

                “泡面+引力波”,除夕夜他们这样过

                丽江新闻门户

                2019-02-05 18:09:02

                字体:标准

                新华社长春2月5日电(记者孟含琪、李双溪)除夕夜,千家万户灯火通明,欢声笑语。

                晚上6点,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光栅楼三楼仍亮着灯,六个小伙子在办公桌前忙碌,办公室外、楼道走廊里一片寂静。除了门上贴着的“福”字,几乎没有过年气氛。

                对这个在除夕夜坚持工作的科研团队来说,年夜饭是个问题。单位远离市区,晚饭时间叫不到外卖。团队成员于涛从桌后翻出两箱泡面,笑着说:“快来抢面!各种口味,先到先得。”而冲泡面的时候,他们还在讨论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只要干不倒,就要加油干。”研究员王智对记者说。自2017年12月团队加入引力波探测空间太极计划至今,几位核心成员几乎天天都在忙。

                2016年2月,美国LIGO(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)首次直接探测到引力波,引起世界轰动。我国也在加紧开展引力波探测研发,由中国科学院发起的“太极计划”正紧张攻关。“太极计划”将发射三颗卫星组成探测星组,采用激光干涉方法进行中低频波段引力波探测,相较于地面探测装置,研究目标更广阔。该项目计划于2023年和2033年前后分别发射太极探路者双星、太极计划引力波探测卫星组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太极计划”涉及的卫星上有三个关键有效载荷,堪称系统“大脑”,王智团队参与其中两个有效载荷研发。当春节与重大科研项目的关键冲刺期重合时,留给他们的只有加班一个选项。

                从接到任务起,每周七天,早上7点到晚上12点团队几乎全部在岗。他们忙到没时间吃饭,泡面成了主食。项目论证需要随时出差,不少人把行李箱放在办公室,出差回来继续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王智放下筷子,向记者展示了他的行程表。2018年12月他出差13次,其他时间日程也都是满的。他手机上的飞行记录显示:全年,他飞了94次,里程共14.6万公里,“打败了”全国99.99%的人……

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与家人过着不同的时差。”团队成员沙巍说,晚上下班回家,妻子和孩子已入睡;早上出门时,孩子还在睡梦中。

                团队成员齐克奇狼吞虎咽地吃完泡面,就和妻子视频通话。视频里,他的儿子还不会说话,看到爸爸就咯咯地笑个不停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年夜饭吃得咋样?”妻子问。“吃得挺好。”齐克奇盯着手机画面,一直在微笑。与家人视频通话,是团队成员一天中最放松的时刻。5分钟后,齐克奇恋恋不舍地挂断了视频,开始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他们承担的任务指标要求几近苛刻。比如,超稳望远镜稳定性要求是1皮米(相当于1米的一万亿分之一),国内常规的望远镜稳定性要求是0.01毫米。“任务难到每天都有人想崩溃大哭”。他们一讨论工作就容易激动,争论似乎成了解压方式。

                可不管多辛苦,团队没人放弃。“这辈子能够参与空间引力波探测任务,多累都值了。”面对记者“为什么要参加”的问题,他们不约而同地如此回答。目前,团队承担的有效载荷技术指标不断接近目标,个别技术指标已满足最终需求。

                工作环环相扣,缺谁都会影响进程。关于新年愿望,他们几乎异口同声——“希望能不生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除夕夜的晚餐,很快在讨论中结束了。夜色渐深,办公室回归安静,而工作并未停歇……

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丽江新闻门户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                继续阅读

                热新闻

                热话题

                热门推荐

               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