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83SpmB0v'><strong id='83SpmB0v'></strong><small id='83SpmB0v'></small><button id='83SpmB0v'></button><li id='83SpmB0v'><noscript id='83SpmB0v'><big id='83SpmB0v'></big><dt id='83SpmB0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83SpmB0v'><option id='83SpmB0v'><table id='83SpmB0v'><blockquote id='83SpmB0v'><tbody id='83SpmB0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83SpmB0v'></u><kbd id='83SpmB0v'><kbd id='83SpmB0v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83SpmB0v'><strong id='83SpmB0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83SpmB0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83SpmB0v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83SpmB0v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83SpmB0v'><em id='83SpmB0v'></em><td id='83SpmB0v'><div id='83SpmB0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3SpmB0v'><big id='83SpmB0v'><big id='83SpmB0v'></big><legend id='83SpmB0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83SpmB0v'><div id='83SpmB0v'><ins id='83SpmB0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83SpmB0v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83SpmB0v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83SpmB0v'><q id='83SpmB0v'><noscript id='83SpmB0v'></noscript><dt id='83SpmB0v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83SpmB0v'><i id='83SpmB0v'></i>
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体育 > 专访频道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不屈服!几乎双耳失聪的她能在冰水中冬泳1000米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作者:刘湃
                资料图:徐凯在哈尔滨表演高台跳水及冬泳。资料图:徐凯在哈尔滨表演高台跳水及冬泳。(本组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)

                【体育广角镜】不屈服!几乎双耳失聪的她能在冰水中冬泳1000米

               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1月29日电(王昊)在国内极限跳水和冬泳的圈子里,不少人都听说过“小龙女”徐凯这个名字。几乎双耳失聪的她能在冰水中冬泳1000米,还能在近30米高的武汉晴川桥上跳水。她曾在生活中遭遇各种不幸,却一直乐观面对,以体育的方式向命运“宣战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月中旬的东北,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。徐凯15日中午时分回到牡丹江的家——过去的一个月里,她马不停蹄穿梭在黑吉辽三省,参加了近十场冬泳比赛,身体疲惫到了极点。

                8岁时为了治疗猩红热,徐凯使用链霉素造成听力障碍,右耳完全失聪,左耳只能听清110分贝以上的声音。可是不分冬夏,她几乎每天都要下水,没办法戴助听器,这些年慢慢练就了看嘴型和表情“听”人说话的技能。身体的缺陷并没有影响到她的运动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  资料图:徐凯在冬季的松花江边,丹江龙冬泳队由她和朋友一起组成,日常一起冬泳。资料图:徐凯在冬季的松花江边,丹江龙冬泳队由她和朋友一起组成,日常一起冬泳。

                去年12月24日,在双鸭山的冬泳比赛里,徐凯第一次挑战1000米获得成功,21分16秒的成绩放在同场男子组也能排到第七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游到五百米时(手指头)像针扎似的,游到八百就没啥感觉了。脸冻木了,换气感觉嘴咧不过来,我就每换一口气咧一下嘴,还活动一下手。”徐凯边说边笑,语气里面不乏自豪。用东北口音的普通话讲述这个过程,听起来生动又有趣,但在冰水里面待20多分钟,即使对于专业冬泳选手来说也是很大的挑战。

                上岸后,跟徐凯同场比赛的女选手晕倒了。徐凯则自己活动稍微有些麻木的四肢,一不小心把拖鞋甩出去,她还能单脚跳过去捡鞋。

                资料图:徐凯挑战1000米冬泳成功。 资料图:徐凯挑战1000米冬泳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  徐凯1968年出生在牡丹江,从小在江边长大,受父亲影响,不但喜欢冬泳,还喜欢极限高台跳水。但命运似乎对徐家特别不公平,不但徐凯因为药物而几近失聪,她的亲生哥哥还患有自闭症,无法和别人正常沟通,弟弟更是一出生就是聋哑人。

                这样的成长环境下,徐凯保持着乐观,学习成绩一直不错,还很喜欢看武侠故事。就连学习最紧张的高三,她也会偷偷看金庸小说,“要是愁眉苦脸的,我活都活不下去”,徐凯说。

                80年代从黑龙江大学毕业后,徐凯回了牡丹江成为一名工人,在江边游泳的时候,认识了比她小两岁的杜全志。杜全志说:“她是那个年代女的里面游的最好的,我是男的里面游的最好的,所以就搞对象了。”1994年两个人领证结婚,1999年女儿杜索妹出生。

                资料图:徐凯和杜全志。资料图:徐凯和杜全志拥有共同的爱好——游泳。

                本来双职工家庭的生活还算安稳,可随后徐凯所在的工厂改制,让她没了正式工作。因为听力障碍,社会上很多工作徐凯都不能做,生活又给她出了一道难题。

                2003年,杜全志被派到韩国做装修工人,徐凯也决定去外面闯一闯。她把女儿托付给父母照顾,只身前往哈尔滨。在随后的十几年,她穿着泳装的身影出现在冰雪大世界、九站公园、以及结了厚厚一层冰的松花江上。

                哈尔滨经营性质的跳水冬泳表演,每年冬天会持续75到80天,游客由大巴一波波送来,一般人每天下水一两次,但徐凯最多的时候每天要下水七八次。十几年来,粗略统计,她一共跳进冰水3000多次。

                资料图:徐凯在准备做高台跳水表演。资料图:徐凯在准备做高台跳水表演。

                通常表演结束后,会回到建在泳池旁边的小屋取暖、换衣服,但有时候表演结束,游客要跟她合影,就得留在室外。合完影下一波游客又来了,来不及进屋换干的泳衣,就要继续第二场表演。在气温-20℃的环境里,徐凯最长的一次在外面连续待了一个半小时。她描述:“身上挂着水,头发都冻上了,游泳衣冻得邦邦硬,进屋的时候脸色发青,身上肉都发紫了,像玫瑰花似的那色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最开始,下一次冰水可以赚8元到10元,近些年涨价到每次30元,由于徐凯的高台跳水技术好,还会有些额外的收入。从最开始每年冬天赚几千元,到近些年,能赚五六万,这个数字不算少,徐凯却不太舍得花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我挣的钱自己都不咋花,不愿意穿衣打扮,多少年都那么一两套,穿坏了我才扔。我得给孩子钱,也不能都让父母管着,还有哥哥弟弟,都得养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资料图:徐凯从高空跃入冰水池。资料图:徐凯从高空跃入冰水池。

                2008年,徐凯的父亲心脏病去世,母亲随后也病倒。哥哥的病情离不开人,家里外都是徐凯在张罗。她让弟弟替自己去小学接女儿放学,但是弟弟不知道杜索妹在哪个班,又跟人交流不便,没接到孩子。徐凯急了,自己赶到学校找孩子,这时才发现,因为常年在哈尔滨,根本不了解女儿在学校的情况。

                徐凯说:“我哪知道她在哪个班啊,找了半天,最后上小饭桌才找到”。

                父亲去世后,抚养母亲和哥哥的担子彻底落到了徐凯身上,雪上加霜的是,弟弟一度在家待业,也要由她来负担生活。徐凯的哥哥两次意外摔倒,左右膝盖全部粉碎性骨折,手术后换成了人造关节,住院期间,也要由她陪护。

                那几年,她拼命表演,老板看不下去她太辛苦,决定跟游客合影赚的钱不抽成了,让徐凯都自己留着。

                资料图:徐凯与游客合影。资料图:徐凯与游客合影。

                2014年,杜全志回国,一家人终于有机会团聚,近两年,徐凯也不再去哈尔滨表演,改在离家更近的镜泊湖。如今的她每个月有固定的退休金,杜全志偶尔去游泳馆兼职教练,加上以前的积蓄,不用再为生活发愁。

                可徐凯是离不了水的,“几天不游就像身上长刺似的,有瘾,脑袋迷糊的时候扎进去,上来就清醒了”。从三年前开始,徐凯和杜全志每年冬天都会出门参加冬泳比赛。

                杜全志介绍:“她参加这些主要是为了爱好,其实比赛奖金不多。成绩比较好的时候,一般第一名也就是两千块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资料图:徐凯与杜全志合照,近几年他们二人都会参加多项冬泳比赛。资料图:徐凯与杜全志合照,近几年他们二人都会参加多项冬泳比赛。

                1月15日,徐凯和杜全志回家的时候,上大二的女儿放寒假,已经比她们早一步到了家,妈妈和哥哥也在,弟弟则正在海南打工。徐凯说:“像我这样的听不着的,能把全家照顾得也不错,孩子培养得也挺好,然后自己事业也挺好,我挺高兴的了。”(完)

                文章投诉热线: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:2913222236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