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83SpmB0v'><strong id='83SpmB0v'></strong><small id='83SpmB0v'></small><button id='83SpmB0v'></button><li id='83SpmB0v'><noscript id='83SpmB0v'><big id='83SpmB0v'></big><dt id='83SpmB0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83SpmB0v'><option id='83SpmB0v'><table id='83SpmB0v'><blockquote id='83SpmB0v'><tbody id='83SpmB0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83SpmB0v'></u><kbd id='83SpmB0v'><kbd id='83SpmB0v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83SpmB0v'><strong id='83SpmB0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83SpmB0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83SpmB0v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83SpmB0v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83SpmB0v'><em id='83SpmB0v'></em><td id='83SpmB0v'><div id='83SpmB0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3SpmB0v'><big id='83SpmB0v'><big id='83SpmB0v'></big><legend id='83SpmB0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83SpmB0v'><div id='83SpmB0v'><ins id='83SpmB0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83SpmB0v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83SpmB0v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83SpmB0v'><q id='83SpmB0v'><noscript id='83SpmB0v'></noscript><dt id='83SpmB0v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83SpmB0v'><i id='83SpmB0v'></i>

                国资委回应混改“国进民退”:逻辑和实践都不正确

                丽江新闻门户

                2019-03-09 18:20:16

                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新闻中心3月9日下午举行记者会,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,副主任翁杰明,秘书长、新闻发言人彭华岗就“国有企业改革发展”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。

                中国冶金报记者:还是关于混改的问题。刚才您也说到,2019年国家将推出第四批一百家以上的混改企业,请问第四批名单什么时候公布?前三批混改试点取得了哪些成绩?我们都认为,混改最大的思想障碍可能就是被贴上了“国进民退”或者“国退民进”的政治标签,国资委将会采取哪些具体的措施帮助各方消除这个思想障碍?

                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肖亚庆:首先我想,“国进民退”这个观点,或者“国退民进”这个观点,在逻辑上和实践上来讲都是不正确的。改革开放四十年来,最初的时候,国有企业很多是一家供全国、全国靠一家,通过不断地改革,民营企业不断发展壮大。所以要深刻认识到“两个毫不动摇”是我们的根本国策、经济基础。

                肖亚庆:在发展当中,在国有企业之间有竞争,而且很激烈、很残酷。民营企业之间也有竞争,也很激烈、很残酷。国内企业、国外企业之间也有竞争,所以竞争是市场的普遍法则。那么,正是在这种竞争中,使得我们的企业不断发展壮大;正是在竞争中,使得我们企业的水平不断地提升;也正是在这种竞争中,给我们的市场提供了更好的、更方便的、价格更低的各种产品和服务。所以我觉得,竞争是永远的。在一定时期内,在某个领域,就每个企业来讲可能有好有坏,可能会有差别的,这也是正常的。

                肖亚庆:在原有前三批混合所有制试点的基础上,应该说从混合所有制的方式、股权的比例、治理结构上参与的深度和融合的程度,都做了很好的探索和尝试,这里面既保证了民营企业进入的利益,也要保证国有资产不流失,保证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。这些看起来是矛盾,实际上在实践当中需要探索,进一步规范混合所有制的各种行为和操作方式。所以,为什么是第四批,为什么要积极稳妥,我想根本原因在于此。它是一种新的办法,是一种新的尝试。我刚才也讲了,中央企业的65%在上市公司,业务总量的61%在上市公司,它本身就是一个各种混合体制所有制的存在。我想,一个是要大力推动。第二是要发现问题、解决问题。第三是要给这种改革探索创造一个宽松的环境,使得不断的通过混合所有制,各类所有制企业融合发展、共同发展。

                (根据网络直播文字整理)